Categories
最近更新

白蛇進化 – 第六百零二章 鴻蒙紫氣

小說,小說推薦
白蛇進化
望舒聽到白妃雪的這個疑問。
有些不確定的張口迴應道:“你或許會徹底湮滅掉自己的真實起源,也或許不會,但絕對沒有那麼舒服輕鬆,晉級如同吃飯喝水般簡單。”
“反正你有著鴻蒙紫蓮的蓮子鎮壓己身,誰也無法推算出你自己的一切,就算是道祖鴻鈞也不行。”
“有了你的這番話,我就放心了,我還真怕突然蹦出來一個可怕強者,一指頭戳死我,就是為了強搶走鴻蒙紫蓮的蓮子。”白妃雪的九張蛇臉上,各自露出不同的表情。
看的望舒啼笑皆非,隨即出聲簡單提醒了一下。
“如今那顆鴻蒙紫蓮的蓮子,早已經與你自己完成了伴生牽連,自此之後,無論過去現在和未來,無論發生什麼樣的意外情況,你最終一定能夠獲得這顆鴻蒙紫蓮的蓮子。”
“當然了,事情也不是真正絕對的,前提是那些證得大道無極無量的唯一源頭們沒有親自出手。”
“不然的話,一切都只是枉然虛幻。”
說到這裡。
望舒又從自己識海內部的小鴻蒙紫蓮的本源投影當中,取出了一個紫瑩瑩的小光團,伸手遞向給白妃雪:“拿著吧,這個東西是我給你特意準備的。”
“這是什麼東西?”白妃雪好奇出聲問道。
同時她的右側第四顆蛇頭,在她自己的意念控制下,重新進行變換重組基本結構,變成了一隻雪白纖秀的女子手掌,接過了望舒遞給她的那個紫色小光團。
“這是鴻蒙紫氣,來源於十階世界洪荒世界,曾經乃是道祖鴻鈞賜給紅雲的那一道,可惜紅雲祂自己的命格不夠硬,扛不住這道鴻蒙紫氣所帶來的莫名影響,才使得紅雲隕落,其大羅真靈陷入到了大羅失我劫當中,轉生成為了人族的倉頡。”
望舒出聲給白妃雪簡單解釋了一下。
隨即輕輕的感嘆了一聲,也不知道是在感嘆著什麼。
“這個東西是鴻蒙紫氣?怎麼看起來這麼奇怪?”白妃雪忍不住驚疑出聲道。
她微微低頭望去。
只見被她重組變換出來的那一隻纖秀小手中所緊握著的紫色小光團,自信變換著各種各樣的外形,彷彿永無止境,從不停息。
就這麼一小會兒時間。
白妃雪就已經看到這道鴻蒙紫氣,變換出了幾乎數之不盡的形態,沒有一種是相同的。
如同其中容納著世間的所有一切。
“這鴻蒙紫氣對我有什麼用?我現在這麼弱小,可用不上這種頂級寶物,說不定還會被別的強者在知曉之後,給強行搶走。”
白妃雪不解問道,臉上充滿了求知慾。
“這道來自於十階世界洪荒世界的鴻蒙紫氣,雖然是我給你準備的,但可不是讓你自己來用的,而是給與你伴生為一體的那顆鴻蒙紫蓮的蓮子準備的。”
“你不會真的天真到認為,就憑藉你自己,就足以讓那顆鴻蒙紫蓮的蓮子正常生長髮育吧?”
望舒口中說著這番話語,眼神怪異的瞅著臉色微微有些尷尬的白妃雪。
“當然不是,我只是還你為是你給我自己準備的……!”
不過白妃雪的臉皮可不薄。
她神情淡定,很是自然的將這一道變幻莫測的鴻蒙紫氣,向著她自己的眉心識海區域轉移而去。
“轟隆隆!”
下一個剎那間。
隱匿在白妃雪心靈識海深處的小鴻蒙紫蓮的芽孢,頓時輕輕顫動了一下,像是活了過來。可給白妃雪的感覺,卻是彷彿大道誕生又毀滅的可怕景象在上演。
若非她自己已經與這顆鴻蒙紫蓮的蓮子互相伴生,兩者有所緊密牽連。
她早已經就此隕落,灰飛煙滅。
與此同時。
白妃雪她自己才剛剛貼在眉心區域的那一道鴻蒙紫氣,當即不受控制的自行飛起,徑直沒入到她的眉心區域,深入其中。
直奔她的識海下方的心靈海洋。
“嗤嗤嗤!”
那一顆紫瑩瑩的小光團,忽然間彷彿是一顆紫色永恆烈日炸裂開來,化作數之不盡的紫色霧氣絲線。
隨即在一陣陣極為細微而又充滿大道道韻的奇怪聲音當中。
這些崩碎炸裂開來的紫色霧氣絲線,紛紛湧動翻滾,徑直向著那一朵誕生出一片紫色蓮葉的小鴻蒙紫蓮而去,恍若一片無邊無際的紫色霧氣汪洋在波動,浪濤重重。
最終被其完全吸收,吞噬殆盡。
此時,白妃雪的自我意識可以非常清晰的感受到,這一朵才剛剛生長髮芽的小鴻蒙紫蓮,變得越發生機活躍,紫色葉片晶瑩剔透,光華點點。
美麗到近乎夢幻。
就連那一片已經生長出來的紫色蓮葉的根部末端,都再次浮現出了兩個極為稚嫩幼小的蓮葉芽孢。
看起來小巧而又精緻,神祕無比。
在白妃雪的對面位置上。
望舒靜靜的看著白妃雪眼眸微閉,像是在感悟探查著什麼東西。
她不言不語,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一起保持沉默,隨手又拎起酒壺,給自己倒了一杯月桂仙酒,小口小口的輕輕品嚐起來。
等到白妃雪重新睜開九雙眼眸的時候。
望舒這才出聲提醒著白妃雪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她們三個,別浪費了她的一番好意,畢竟月桂仙酒來之不易,極為珍貴稀有。
其原料之一。
乃是她在洪荒紀元時期,那株紮根生長在永恆太陰星上面的先天神木月桂樹,在歷經極為漫長的時間,才孕育綻放出的第一批先天月桂花。
被她給採摘下來,與其它同樣極為珍貴的原材料,混合釀製。
然後窖藏了許多個紀元的時間,才終於成功。
“就這麼一杯小小的月桂仙酒,哪怕是那些大羅金仙見到,也會為之心動不已。”望舒眼眸微眯,紅潤晶瑩的小嘴微微張開,一點一點的輕抿著酒杯中的月桂仙酒。
同時,她的神念進行群體傳音,繼續與白妃雪和神月夢璃以及白魅笙她們三個交談著。
“飲下月桂仙酒,若是生命本源有所損傷殘缺,無論是先天而生,還是後天造就,均可得到極為明顯的改善彌補,若是生命本源完整無缺,那將會得到強化和淬鍊。”
“使之進行極為玄妙的蛻變,變得更加渾厚與高階,也更加的強大。”
白妃雪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聽到望舒如此話語,頓時心動不已。
一個個連忙舉起擺放在自己面前的華麗精美酒杯,學著望舒的樣子,小口小口的耐心品嚐著,脣齒剛剛觸及到月桂仙酒的清澈酒液。
完全內斂於其中的先天月桂花香以及一股醇厚無比的特殊酒香,忽然間在白妃雪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的口腔中瀰漫開來,讓她們三個為之痴迷沉醉,難以自拔。
自我意識有些昏昏沉沉,像是要睡著了,神態極為安詳自然。
恍若重新迴歸母體,重新強化孕育。